端午假期前的一点感想

马上端午了,开始写这篇的时候忽然想起了4年前的端午发生的一些快乐的事……不过本文重点当然不是4年前,而是现在。

在六级考试前夕,也就是今晚,去参加了可以说是本科阶段以来“最高端”的学术报告会议。来者是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朱教授,给我们讲了他对智能手机信息安全相关的研究。全程倒是不难懂,尽管演示文稿是全英文,老师的中文口语也不那么正宗了,毕竟拿到了终身教职,孩子也在那边上学了。当然,这都是题外话。因为听众不具备足够的水平,也因为相关的技术细节也不可能在一个晚上就尽然讲述,我们得到的是一些概要的思路。这些思路挺有启发性的,对于鉴别应用商店刷榜行为,app篡改打包挺有用。记得还大致演示了通过非敏感传感器的数据,来推测输入记录的原理。报告过程中,还提及了中美学生研究性思维的问题,让我印象深刻。

在提问交流环节,我更是深有感触。其实大部分时间都沉浸于欧阳老师和朱老师的谈笑风生中。他们强调了实践能力,自学能力。如果大学四年只会天天考高分,就算考满分也没有任何意义,这是老师的原话,我没有断章取义的意思,只是觉得很有道理。

以前我也看到了清华大神郭家宝的博客中提到了类似现象:

原文链接:劝君惜取少年时

环顾四周,我发现我的同学们还在延续高中的应试教育的生活,被动地接受知识,大量刷题,准备考试,然后忘掉。绝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未来完全没有看法,不是相信「车到山前必有路」,就是认为随大流就行了。辅导员也在向我们灌输着一种扭曲的价值观:「学分积最好的出国,学分积一般的保研,学分积最差的就业。」我不止一次地问自己、问同学、问学长、问老师,究竟为什么要学那些「没用」的课?大多数答复是,为了培养科学思维,清华计算机系不是像社会上的培训班一样培养「码农」的。更有实际的说:为了通过考试,为了拿到毕业证,为了学分积。可是,很少有人想过自己为什么需要科学思维,应试教育培养的是科学思维吗?如果你将来搞研究靠的是应试教育灌输的这一套,那么我相信你的前途是暗淡的。况且,你真的会去搞研究吗?可悲的是,我接触到的大多数人对科研的热情,已经在应试教育的摧残下消磨殆尽:「将来死也不会去搞研究,把自己在象牙塔里面关一辈子。」不少人说,学分积什么的都是浮云,但往往很多人不知道学分积为什么是浮云,也并没有真的把学分积当作浮云。看重学分积的人,多数是对未来很迷茫的人,不知道目标如何,所以觉得有了学分积这个法宝,将来肯定不会吃亏。多年后这些人还会作为过来人指引后辈们说:「一定要学分积高高的才行啊。」而作为后辈们看这些人,觉得他们步伐稳健,必定是好路子,所以亦步亦趋。我一向不喜欢的,就是这种所谓「平步青云」的生活,殊不知浪费了多少青春在这种平淡无味的日子里,老来难道不会后悔自己虚度了自己本该不平淡的青春吗?这些简单的想法我也和不少同学探讨过,但我并不是试图说服一个价值观和我不一样的人,祗是希望能够唤醒同道中人而已。

清华尚且如此,何况我们。被动接受知识,准备考试,然后忘掉。如同欧阳老师说的,这样的大学四年还有什么意义呢,这样的人出了学校还是失业。大学四年,培养的就是学习的能力,科学的思维。老师只是知识的引路人,考试只是资源有限情况下保证相对公平分配的无奈选择。在国情差异的情况下,朱老师甚至承认了美国大学慢慢不再看重考试的分数,只要达到底线就行,GRE在一些情况下甚至不起作用,因为对今后的研究用处不大;英语水平的考试方向也是偏和深,与入学后的研究没有太大关系,所以在英语方面更看重一般的口语。忘了是哪个老师点明,导师不是招你来考试的,而是招你来帮忙做项目的。

会中来了一个小惊喜,就是得知我们这边其实是有人工智能大数据方面的实验室的,由一个新来的博士生毕业的年轻老师带领。而前几个小时,我还跟室友开玩笑说,也许我们可以筹建一个大数据方面的实验室,因为我总觉得这方面有很多优质的比赛或项目,而我们,包括周围的人都不自知。兴许是这些比赛真的不适合我们这种菜鸡。但总不能因为前人没做过就不去做,难度大就不去尝试,这些尝试的经历,从长期来看,总比过家家的比赛要好。因为难度大而做不出好的成绩,因为做不出好的成绩就受不到重视,所以所谓的创新也就变成了拿奖导向、加分导向,而不是兴趣导向、能力导向。

前一个晚上,我偶然搜到一个打ACM的学长的博客。他拿到了不错的offer,这个月毕业后就入职了。首先祝福他!从他的奋斗经历来看,发现与我们产生联系的周围,并不缺牛人。而如今面对有些事情,感到很痛心。

比赛就在眼前,项目就在眼前,老师就在眼前,就看自己够不够得着了。

勇踏前人未至之境!

与君共勉